济南大件物流货运「专线查询」-淄博物流搬家同城落地配送-鹰智物流网公司加盟
潍坊
  • A
    阿拉善盟 鞍山 安庆 安阳 阿坝藏族羌族自治州 安顺 安康 阿克苏地区 阿勒泰地区
  • B
    北京 保定 包头 巴彦淖尔 本溪 白山 白城 蚌埠 亳州 滨州 北海 百色 巴中 毕节地区 保山 宝鸡 白银 博尔塔拉蒙古自治州 巴音郭楞蒙古自治州 白沙黎族自治县 保亭黎族苗族自治县
  • C
    承德 沧州 长治 赤峰 朝阳 长春 常州 滁州 池州 长沙 常德 郴州 潮州 崇左 重庆 成都 楚雄彝族自治州 昌吉回族自治州 澄迈县 昌江黎族自治县
  • D
    大同 大连 丹东 大庆 大兴安岭地区 东营 德州 东莞 德阳 达州 大理白族自治州 德宏傣族景颇族自治州 迪庆藏族自治州 定西 儋州 东方 定安县
  • E
    鄂尔多斯 鄂州 恩施土家族苗族自治州
  • F
    抚顺 阜新 阜阳 福州 抚州 佛山 防城港
  • G
    赣州 广州 桂林 贵港 广元 广安 甘孜藏族自治州 贵阳 甘南藏族自治州 果洛藏族自治州 固原
  • H
    邯郸 衡水 呼和浩特 呼伦贝尔 兴安盟 葫芦岛 哈尔滨 鹤岗 黑河 淮安 杭州 湖州 合肥 淮南 淮北 黄山 菏泽 鹤壁 黄石 黄冈 衡阳 怀化 惠州 河源 贺州 河池 海口 红河哈尼族彝族自治州 汉中 海东地区 海北藏族自治州 黄南藏族自治州 海南藏族自治州 海西蒙古族藏族自治州 哈密地区 和田地区
  • J
    晋城 晋中 锦州 吉林 鸡西 佳木斯 嘉兴 金华 景德镇 九江 吉安 济南 济宁 焦作 荆门 荆州 江门 揭阳 嘉峪关 金昌 酒泉 济源
  • K
    开封 昆明 克拉玛依 克孜勒苏柯尔克孜自治州 喀什地区
  • L
    廊坊 临汾 吕梁 辽阳 辽源 连云港 丽水 六安 龙岩 莱芜 临沂 聊城 洛阳 漯河 娄底 柳州 来宾 泸州 乐山 凉山彝族自治州 六盘水 丽江 临沧 拉萨 兰州 陇南 临夏回族自治州 临高县 乐东黎族自治县 陵水黎族自治县
  • M
    牡丹江 马鞍山 茂名 梅州 绵阳 眉山
  • N
    南京 南通 宁波 南平 宁德 南昌 南阳 南宁 内江 南充 怒江傈僳族自治州 那曲地区 阿里地区 林芝地区
  • P
    盘锦 莆田 萍乡 平顶山 濮阳 攀枝花 平凉
  • Q
    秦皇岛 齐齐哈尔 七台河 衢州 泉州 青岛 清远 钦州 黔西南布依族苗族自治州 黔东南苗族侗族自治州 黔南布依族苗族自治州 曲靖 昌都地区 庆阳 潜江 琼海 琼中黎族苗族自治县
  • R
    日照
  • S
    石家庄 朔州 沈阳 四平 松原 双鸭山 绥化 上海 苏州 宿迁 绍兴 宿州 三明 上饶 三门峡 商丘 十堰 随州 邵阳 韶关 深圳 汕头 汕尾 三亚 遂宁 普洱 山南地区 商洛 石嘴山 神农架林区 三沙
  • T
    天津 唐山 太原 通辽 铁岭 通化 泰州 台州 铜陵 泰安 铜仁地区 铜川 天水 吐鲁番 塔城地区 天门 屯昌县
  • W
    乌海 乌兰察布 无锡 温州 芜湖 潍坊 威海 武汉 梧州 文山壮族苗族自治州 渭南 武威 吴忠 乌鲁木齐 文昌 万宁 五指山
  • X
    邢台 忻州 锡林郭勒盟 徐州 宣城 厦门 新余 新乡 许昌 信阳 襄阳 孝感 咸宁 湘潭 湘西土家族苗族自治州 西双版纳傣族自治州 日喀则地区 西安 咸阳 西宁 仙桃
  • Y
    阳泉 运城 营口 延边朝鲜族自治州 伊春 盐城 扬州 鹰潭 宜春 烟台 宜昌 岳阳 益阳 永州 阳江 云浮 玉林 宜宾 雅安 玉溪 延安 榆林 玉树藏族自治州 银川 伊犁哈萨克自治州
  • Z
    张家口 镇江 舟山 漳州 淄博 枣庄 郑州 周口 驻马店 株洲 张家界 珠海 湛江 肇庆 中山 自贡 资阳 遵义 昭通 张掖 中卫 自治区直辖县级行政区划
  • ios版App
  • Android版APP
  • 分站: 潍坊 淄博 青岛 济南 临沂 杭州 金华 无锡 南京 武汉 上海 广州 长沙 成都 南昌 合肥 天津 西安 芜湖 苏州 北京 郑州 石家庄 厦门 哈尔滨 长春

    探讨物流招标过程中的一些注意事项

    随着市场经济的快速发展,以专业化为鲜明特征的“第三方物流”正在迅速崛起。市场竞争的激烈和社会分工的细化使许多企业通过招标将物流业务外包给第三方物流企业。可在实际的招标中,许多企业因不能正确认识自身与物流商的利益关系,走入一些误区,给自己带来不利。


    一是条件过于苛刻。

    企业认为招标规定和条款越多越细越严对自己越有利,越能保证自身的利益,殊不知,招标条件过于苛刻:有于《经济合同法》中合同双方权利义务等原则,为以后输官司埋下了隐患:导致优秀物流商望而却步,招标的预期目的很难达到:苛刻的条件是不可能做到的,于是企业具体经办人的随意性很大,其权利也被无限放大,苛刻的条款就可能会变为滋生腐败的温床,受危害的还是自己。


    二是频繁招标。

    企业频繁招标,给人一种不稳定感,而且会被认为对合作缺乏诚意,声誉受到影响。每个企业都有一个发展规划,频繁招标产生的不稳定感势必影响物流商计划投资发展的决心,也会危害招标企业自己。物流过程是个系统工程,企业与新的物流商需经过较长时间的反复“磨合”,才能配合默契、 运转自如:不停地“走马换将”,企业永远不可能得到物流商的最佳服务,受危害的还是自己。


    三是唯价格论。

    面对竞争激烈的物流市场,许多企业在招标时,一味以价低为标准,简单 、机械、 反复地试图从物流环节挖掘出“第三利润源”。其实,物流成本的确定是有一定科学性的,有一个“度”,不能突破这个“度”,唯低价为标准,不但很难吸引到优秀物流商,而且正在运做被十分认可的优秀物流商也可能因其理性的报价使双方丧失继续合作的机会。一些“游击队”型的物流商虽然通过恶性竞争抢到了机会,但因先天不足,决定了其不可能提供持续的良好的服务,最多只能提供一种“缩水”的服务,受危害的还是自己。


    其实,企业与物流商是一个利益共同体,双方在提高物流服务质量与探拓“第三利润源泉”上,目标是一致的。企业希望通过招标引入优秀的物流商,改善现有物流商的结构,以降低成本,加快资金周转,提高产品质量和服务水平,从而增强自身的市场竞争力。物流商希望参与企业的物流活动能对自身的物流理念 运作能力等方面起到促进作用,能不能得到发展,而获得的基本利润也是其继续提供优质服务的原动力。

    所以,企业在不损害利益的情况下,应尽可能地给物流商一个宽松的、可持续发展的环境,让其降低经营成本,切实提高服务水平,增强竞争力,最终获益的还是自己。


         本文整理发布于互联网,并不代表鹰智物流网(http://www.yingzhi56.com/)观点,更多有关发货技巧知识、骗术揭秘、物流信息资讯等,欢迎搜索关注“鹰智物流网”(yingzhi5656)微信公众号。 如果您有合作意 向,欢迎咨询400-039-7756。